桃園城市故事館

【移民博物館預告展】 移民博物館進行中

館際交流

【移民博物館預告展】 移民博物館進行中

03

十二月

【移民博物館預告展】 移民博物館進行中

【移民博物館預告展】:移民博物館進行中

 

 

撰文攝影∕吳紹芬

 

我是移民第三代,祖先來自馬來西亞(原住民)與中國,我在臺灣出生、長大,因為祖父和外祖父的緣故,幼童時期住過日式的糖廠宿舍與陸軍眷村,在客家六堆的托兒所混了四年,國小在閩南語區的鄉村就讀,研究所期間曾在德國實習一年,老實說,多元文化的基因與成長背景,心境上和認同上確實有些漂泊。家族成員中又因為工作或結婚嫁娶,開枝散葉於美國、紐西蘭、澳大利亞、新加坡、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世界各地,第三、四代的共通語言是英語。

 

因此,初次聽聞臺灣要興建移民博物館,無疑是欣然、是怦然的心情,一來,「移民」對我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最主要的原因乃在於博物館的展示詮釋理當是最能實踐「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一把金鑰匙。

 

可是,臺灣這座移民博物館的選址竟然落腳在曾為憲兵眷村的「憲光二村」?各位或許和我一樣,有著無限個「為什麼」?爾後又得知這座「移民」博物館要從「眷村」的議題出發,腦袋又是一堆問號。

 

前者的納悶是,憲光二村已列為歷史建物,經過評估後較為完整的屋舍,它的一磚一瓦都不能拆,在平均1015坪如此狹隘的室內空間,要做博物館展示,有沒有搞錯?後者的不解是,從眷村歷史、眷村文物出發,那和鄰近的龜山眷村故事館有啥兩樣?




圖1:憲光二村因為是《光陰的故事》拍攝地而打開知名度,經嚴格評估和審查已被列為歷史建物而得以保留





圖2:一到過年,家家戶戶貼著窗花,喜氣洋洋,是眷村人一看就懂得的美學與印記




身為主事者的桃園市政府文化局與策展單位,豈會不知市井小民如我充滿著這等疑惑?於是,選擇了一個在臺灣博物館界不常見、但極其重要的「預告展」方式來和上至機關首長、地方官員,下至一般民眾、左鄰右舍溝通著:「臺灣為什麼需要一座移民博物館?」,以及「移民博物館與我何干?」臺灣長年以來一直處於族群對立狀態,卻忘卻了多元族群造就了臺灣富饒的文化資產和地貌,整個文化人類學就奠基在人類遷徙的過程。正如策展人桂雅文女士所說:



如果,沒有移民博物館

誰來長期持續收集、記錄、述說先來後到祖先的故事

 

如果,臺灣沒有移民博物館對一下代證明

我們歷經民主的過程何其珍貴,從仇視對立到懂得用同理心互相理解包容

 

如果,沒有一座認真的移民博物館來傳遞這些價值

我們如何面對歷史

成為有希望、有遠景,未來更友善、更成熟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