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城市故事館

繪本:《泰雅之音》

桃園學

繪本:《泰雅之音》

22

十二月

繪本:《泰雅之音》

《泰雅之音》節錄

文/多瑪斯·阿漾 圖/黃鈴馨

出版機關/桃園市文化局 


連結館舍:桃園市原住民族文化會館



時而呢喃悠遠、時而深情婉約的口簧琴聲,迴盪在石門水庫上游的山野之間,瓦旦·旦咖爺爺吹奏著手中神奇的樂器。慶賀豐收的季節到了,泰雅族人口銜嘴琴,載歌載舞,歌頌大自然的厚愛和感謝祖靈護佑。


瓦旦爺爺出生在1930年,那時候樟腦是日本總督府重要的專賣物資。山上的粗樟經過砍伐、熬製後,送到角板山收納所,經由輕便鐵道運往大嵙崁的河港,再轉運至臺北的專賣局。然而太平洋戰爭阻斷了瓦旦的升學路,他被迫離開學校回到大溪郡跟祖父一起生活,也幫忙姑媽雅姑·吼臘在角板山貴賓館的生活。戰後的山區十分混亂,角板山很快被軍人接管。


1947年,十七歲的瓦旦已是成齡的泰雅男子,頭目祖父請託長老介紹,相中爺亨部落的少女吉娃絲,瓦旦家族依照泰雅禮俗至女方家裡提親。瓦旦夫妻婚後,悠遊在泰雅的傳統生活文化裡,他特別喜歡在耕作時,聆聽父親吟唱悠揚的古調。之後瓦旦接觸了基督教會,全家受洗成為基督教徒。瓦旦和哥哥巴耶斯·旦咖就在自己的部落開始傳教,傳教時,瓦旦用熟悉的日語註記,以泰雅語輔助講道或教唱詩歌。牧師建議他用羅馬字將泰雅語記錄下來,寫成泰雅族人看得懂的聖經,於是瓦旦協助牧師製作羅馬拼音初級泰雅爾姆語教本。然而沒多久國民政府頒布戒嚴訓令,全國上下要推行說國語運動,先前製作的教本全部查禁沒收,又因要興建石門水庫,強制遷徙大漢溪上游九個部落近百戶泰雅族人家。一道道行政命令深深打擊著瓦旦,他看見族人被迫離開自己的土地家園,被迫放棄最熟悉的語言文字。

    

1974年,在牧師召集下,瓦旦與幾位泰雅族牧師總算完成中文注音符號泰雅爾語新約全書。歷經接二連三的語文運動後,瓦旦更加想保存族群語言,並趁傳佈福音之便,踏遍復興鄉所有村莊部落,仔細紀錄泰雅族的文化,精進各項傳統生活技藝,認真學習吟唱。他說古調是指在重要場合吟唱,內容多來自吟唱者的經歷和智慧,通常是祖先的遷徙或訓示,歌詞即興唱出,不能重複,只有受人尊敬的長者才能吟唱。古調裡優雅的「gaga」,是泰雅人生活的所有規範,也是和祖靈的約定。瓦旦日復一日在重要場合用高亢悠遠的音韻傳彈吟詠,盼望在年輕族人內心留下些許印記,讓族人不要忘了祖先的聲音。


書目連結:

泰雅之音-人文社會系列

林聖硯
學歷: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碩士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 現任:五觀藝術事業有限公司專案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