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城市故事館

繪本:《山水大溪》

桃園學

繪本:《山水大溪》

22

十二月

繪本:《山水大溪》

《山水大溪》節錄

文/黃建義 圖/曹俊彥

出版機關/桃園市文化局


連結館舍: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桃園市原住民族文化會館


黃蓮生出生的那一年夏天,埤塘開滿了荷花,結滿蓮蓬。兩歲時,他隨著父母遷離桃園臺地的大坵園,渡過大姑陷溪,進入那號泰雅族獵區,在山林裡採伐樟樹,煉樟激腦汁,開啟童年。有天下午,泰雅獵人闖進樟腦寮,到處翻找。傍晚阿母抱著蓮生說:「瓦旦獵區的巨大樟樹被新墾戶砍伐,他的飛鼠和山豬都不見了。」當晚蓮生一家打包好所有行李離開腦寮,由於攜帶的腦脂不能碰水,一行人只能走山路下山。等到進入拓墾區的地界,大家才露出安心的笑容。


大山腳下、大水之濱,豐富的山林資源從山裡面開採出來,在大姑陷裝船運至中庄、三角湧、大稻埕、滬尾,而到後廈門、香港、歐洲等地,多年以來一直是開發商團及兵家必爭之地。蓮生阿爸剛從山裡出來,全身狼狽不堪,船伕以為他是碼頭工人,於是讓他扛貨物,沿碼頭石板道,走到崁頂上。看見河邊有港口、店家在高處,阿爸覺得這裡到處都是機會,加上又比一般人更勤儉能吃苦,不久就在崁頂草店尾買了間小草屋,讓一家人安定下來。由於茶葉和樟腦豐富的產量,商人們紛紛到大嵙崁設立商號。除了本地商、僑商,還有英國、西班牙等外商洋行,大大小小總計有三、四百家。起初漢人會與泰雅人和睦相處討生活。後來漢人越來越多,起了爭執,官方動用武力趕走泰雅人,還設置防線防止泰雅人越界。因此泰雅人有時候會反擊,當防線被突破時,漢人佔領的地區就危險了,那稱為「走番仔反」。走番仔反的那一夜,蓮生阿母動了胎氣,生下弟弟,取名返生。幾年來開山撫番的強硬手段,使得山區戰事不斷擴大,面對擅長山地戰鬥的泰雅人,官兵時常打敗仗,許多佃戶和工人也撤離下山。不久朝廷開放樟腦民營,一年後,新的巡撫上任頒布「俎豆同榮」的匾額,昭示對漢番和解的決心。


再過一段時間,日軍入侵,迅速佔領街區。進入街區後,日本政府開始積極安撫,在日治後幾年,東京的大公司相繼到此開設分號,經營樟腦、茶葉等生意。日治後不到十年,返生結婚後,蓮生從阿爸手上接下家裡經營的生意,那時大嵙崁的街道也容納不下增加的人口,日本官府推動「市區改正」將原本只有2公尺的路面拓寬為7公尺,拆除後的店舖中後段仍然保持傳統閩式風格,店街樓的立面卻規定以紅磚、紅毛土、洗石子等西洋式樣起造。大家不約而同紛紛前往艋舺、大稻埕等地聘請建廟的匠師,建起繁華的商業區。但隨著「關東大地震」改變了一切,日本商號關了,商業街區猶如空城,以往日進斗金的商號也逐漸變成各式踏實儉樸的商鋪。待大嵙崁溪河水變少,橫跨大嵙崁溪的蛇籠橋替代以往繁忙的渡船,但每逢夏日豪雨溪水暴漲往往會被沖毀。蓮生和地方仕紳與街區的商家與官方通力合作下,在極短的時間內,全長280餘公尺造型簡樸、線條優美的「大溪鐵線橋」完工,這座橋由不同族群、不同國家、不同理念的人集合完成,承擔起這座山水城市的未來。


書目連結:

山水大溪-人文歷史系列

林聖硯
學歷: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碩士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 現任:五觀藝術事業有限公司專案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