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城市故事館

繪本:《學田湮波》

桃園學

繪本:《學田湮波》

22

十二月

繪本:《學田湮波》

《學田湮波》節錄

文/黃建義 圖/曹俊彥

出版機關/桃園市文化局


連結館舍: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桃園市原住民族文化會館


十六歲的文生因為在板橋討生活困難,跟著伯父來到大嵙崁開田墾地,開墾隊伍翻山越嶺來到開闊的河谷地,來迎接的佃戶大業主呂鷹揚街長。除了文生這夥人,山區另一頭有日本官方三井株式會社和林本源商號財團。開墾生活雖然辛苦,但年輕力壯的文生過得很自在,也結識更多工作夥伴。隨著耕地面積一天天加大,收穫成數越來越高,學田工作需要大量人手,文生也找來泰雅部落青年幫忙。為了山裡產業開發,商團們共同建造「輕便鐵道」,鐵道很快鋪設經過阿姆坪到角板山,從此樟腦、茶葉、煤礦便不再仰賴人工挑運。每年七月和十一月的收成,文生運送稻穀下山到大溪買辦生活物資,都利用輕便鐵道來回山區。


清明後,林本源商號的墾戶因為在葫蘆坑開築水圳引起地方抗爭,來開墾的人不知道葫蘆坑是大嵙崁的龍過脈風水寶地,德高望重的舉人李騰芳正帶著十大公號的人在抗爭,日本人也沒辦法。經各方奔走,林本源商號同意不再過界開墾,且將事件始末和協議打成石碑放在福仁宮做公證。


大嵙崁溪河谷將桃園臺地與山區分離開來,山上的水無法流到臺地,所以千百年來臺地上到處開挖蓄水的埤塘。但只要太久沒下雨,埤塘乾涸便導致旱災。日本政府決心改變這個狀況,找來八田與一測量調查,計畫開鑿水庫。幾年後,大嵙崁港充沛的溪水和碼頭的貨船漸漸減少,文生心想應是與桃園大圳有關。


歷經了日本戰敗,中國國民黨軍隊進駐接管。一九四七年三月,一天大溪鎮上追捕反政府份子的槍聲四起,數十人從接到各處一路狂奔,有人從碼頭跳入大嵙崁溪想要游到對岸,但公園崖岸邊官兵不斷向河面及橋上奔逃的人射擊。文生後來聽說,當官兵追上了大溪鐵橋,只見大溪鎮長黃宗寬貴在橋中央張開雙臂攔阻官兵,哀求放過這些年輕人。隨著越來越激烈的中國內戰,相對平靜的臺灣不斷將大量的民生物質運送到中國大陸,這也漸漸逼得街頭物價飆漲,住在板橋的大哥和艋舺的二哥只得叫姪兒們到學田挑些米或扛包蕃薯回去。


一九五六年七月,國民政府公告,在大嵙崁溪上游石門口興建石門水庫。儘管很多工程人員來學田說明解釋,大家還是聽不懂,又聽說要遷離整個村子,學田的佃農和淹水區的泰雅族人不明白該怎麼辦才好,仍然照常整地、播種、插秧、飲水、巡田。石門口壩體開工了,工程浩大,整個山谷隆隆作響,溪邊到處都是作業的砂石卡車與挖土機,公所的人和警察在學田和泰雅聚落裡登記調查,要求所有住戶搬家。大家雖然不願意離開,但也無力抵抗。隨著壩體增高,水庫內的水快速蓄積起來,落戶開墾的汗水,親手建造的厝,孩子笑聲迴盪的山谷,都沉在潔淨透明的溪流裡擺盪。


書目連結:

學田湮波-人文歷史系列

 

林聖硯
學歷: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碩士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 現任:五觀藝術事業有限公司專案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