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城市故事館

繪本:《我的老師鍾肇政》

桃園學

繪本:《我的老師鍾肇政》

22

十二月

繪本:《我的老師鍾肇政》

《我的老師鍾肇政》節錄

文/馮輝岳 圖/林家棟

出版機關/桃園市文化局


連結館舍:鍾肇政文學生活園區



我就讀龍潭國小五、六年級時,教我們作文的是鍾肇政老師。只記得有一回他來上課,拿了一本叫《雨》的書,告訴我們那是他的朋友鍾理和先生寫的小說集,還說這位朋友生了重病仍孜孜不倦不倦的寫,最後竟吐血而死。年少的我始終不解寫作有什麼迷人的地方,讓人如此鍾情?


初中畢業,我考取師範學校,開始嘗試寫作和投稿,才知道我的小學老師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作家,心裡既崇拜又羨慕。等到從師範學校畢業,我如願分發到母校龍潭國小任教,還成了鍾老師的同事。辦公室的同事都知道校內有位名作家,矛盾的是在當時戒嚴的社會環境,大部分的同事都盡量和鍾老師保持一點距離,對於老師寫了哪些巨著,也就沒什麼人知道。


多數作家創作都從短篇寫起,鍾老師卻是一開始就寫長篇,《魯冰花》是他第一部發表在報刊上的長篇小說,在這之前,他也曾寫過三部長篇。鍾老師總共寫過二十多部長篇小說和八冊中短篇小說集,翻譯作品也有四十餘册,其中最著名的要屬「濁流三部曲」和「臺灣人三部曲」。我問老師為什麼都寫臺灣這個島上發生的故事。他微笑著,表情帶點嚴肅的說:「我生活在這塊土地上,我愛這塊土地,所以我堅持要寫臺灣這塊土地,以及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拿老師最膾炙人口,以桃園龍潭茶鄉為背景的小說《魯冰花》為例,魯冰花是一種和油菜花一樣的綠肥,只有在休耕時期,才利用它們來增強土地的力量。小說中強烈批判當時的教育、選舉和貧富問題,老師以平實的筆觸,直擊式的申訴社會正義,若沒有低頭凝視土地的一草一木,何來如此直入人心的柔韌情感。


戒嚴時期,人民思想與言論的自由受限,尤其作家的作品和言行,稍有不慎就可能引來牢獄之災,甚至殺身之禍。當時鍾老師的每封信件都要經過有關單位的檢查,有的還照相留存,然而老師卻無畏無懼的寫著。之後老師有機會擔任《民眾日報》的副刊室主任兼主編,想編出一份理想的副刊,並鼓勵作家寫出自己腳下這塊土地的故事,引起讀者廣泛的共鳴。想想鍾老師致力於長篇小說創作,努力提攜後進,一路走來始終不屈不撓,忠於良心,堅持信念,又滿懷慈悲。


書目連結:

我的老師鍾肇政-人文歷史系列


 

林聖硯
學歷: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碩士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 現任:五觀藝術事業有限公司專案經理